2024年2月22日

  就是当年的“马纳多纳”,高俅初为苏轼小史,后事枢密都承旨王诜,因为具有很高蹴鞠技术,被端王所赏识,后来在端王登基后,他很快官至太尉,由此证明中国是足球的发源地。

  其实 ,到了宋代,“蹴鞠”这项运动已经连两个球门都没有了,主要流行一个球门或是不用球门。这种方式运动量不大,然而更具有观赏性和表演性。

  其实这样的运动世界各国都有类似的传说,英国的传说是在11世纪,英格兰与丹麦之间有过一场战争,战争结束后,英国人在清理战争废墟时发现一个丹麦入侵者的头骨,出于愤恨,他们便用脚去踢这个头骨,一群小孩见了便也来踢,不过他们发现头骨踢起来脚痛,于是用牛膀胱吹气来代替它——这就是现代足球的诞生。

  正如“高俅”靠球上位,以及足球来自于对侵略者的痛恨。这些都只是各个民族都有的“故事”罢了。

  《剑桥规则》,即是在19世纪早期的英国伦敦,牛津和剑桥之间进行比赛时制定的一些规则。当时每队有11个人进行比赛。因为当时在学校里每套宿舍住有十个学生和一位教师,因此他们就每方11人进行宿舍与宿舍之间的比赛,当前的11人足球比赛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在英国诺丁汉郡成立了世界上第一个足球俱乐部。在英国又成立了第一个足球协会(英足总),并统一了足球规则,人们称这一天为现代足球的诞生日。这次制定的足球规则共14条,它是现今足球规则的基础。从1862年现代足球运动诞生,到香港于

  。再到2023年的今天,世界足球走过了160年,中国足球也走过了120年。那么为什么直到今天,大部分中国人依然有一个共识,中国足球不行呢?大家好,我是圆方,今天我们一起聊聊:

  :中国足球协会主席、党委副书记陈戌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体育总局纪检监察组和湖北省监委审查调查。自去年11月国足原主帅李铁“落马”以来,湖北省纪委监委网站已通报查处了3名足协高层。

  我将勤奋工作,牢固树立正确的政绩观,‘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既抓当下,更重长远,踏踏实实的夯实中国足球发展的根基,老老实实的按照足球发展的规律办事,认认真真的做好足球发展的每一件工作。

  三年之后,中国足球一片凋零。就连最顶级的联赛中超,也是退赛的退赛,解散的解散,一片狼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况,中国足球的根本问题又在哪里?把目光放回25年前。

  1998年,在1994年、1996年、1997年获得了甲A冠军,创造连续55场联赛不败神线分的优势实现三连冠之后。

  王健林直接在赛后宣布万达集团永远退出中国足坛,面向全国转让足球俱乐部的全部股份。他说:作为球队老板,我对职业足球的发展简直太失望了

  球场上的黑暗太多了。我郑重宣布,现在的的联赛状况,想搞好足球还是不行的,今年联赛结束后,万达将永远退出中国足坛。”

  我对中国足球的发展感到担忧,换句话说我对现在的中国足球没有信心了。我希望我这次的举动可以给足协的高管和全国的足球圈人士和球迷提个醒,让大家彻底的看清中国足球。

  王健林是真正热爱足球,也是对足球有情怀的,同样有情怀的还有宋卫平。98年万达退出事件之后,3年后的2001年,国足杀入韩日世界杯的前一天,中国足坛爆发了“甲B五鼠”

  0:6惨败于长春亚泰。赛后,时任浙江队老总的宋卫平宣布开除队内5名问题球员,同时向中国足协提交了一份“黑哨”名单。他甚至不惜自爆曾行贿:“绝不会为自己做无罪辩护,如果我的入狱能够改变足球界反道德反价值的观念,这也值得。我还认为那些与我们一起搞假球的俱乐部,也应当受到同样的惩罚。中国足球只有经过这样的痛苦,才能获得新生。”

  这并一个两个“教练”的问题,也不一个两个“队伍”的问题,甚至不是一个两个教练的问题。当然,更不是查处几个足协主席,就能够解决的了的。有人说,中国的足球搞不好,是因为“黑哨”“默契球”,是因为“腐败”“裙带关系”,是因为“金元足球”。其实这些都不是问题的根本答案。

  “黑哨,默契球”,认真看NBA的小伙伴,那都懂,这么多年,NBA哪一个赛季,甚至哪一场比赛没有这些问题,几乎都有。(要不然开出来的“盘口”怎么那么精准的被覆盖。)但是,这影响NBA成为世界影响力最大的商业联赛么?并不影响。

  阿根廷的足协,那腐败程度不是私下的,就是公开的,谁上场不上场都是明码标价,甚至贪污的连国家队出国机票酒店都买不起,让梅西出钱。

  (虽然输沙特这一下割韭菜是比较过分,好在圆方买的沙特独赢)。那你说,这是因为金元足球

  “The Tragedy of the Commons”的文章中描述了这样一种场景:一群牧民面对一片公共草坪,每个人都想多放几头牛,因为草坪是公共的,牛吃草是免费的,意味着多放一头牛的收益要大于成本。在个体理性的驱使下草坪上的牛会越来越多,而草会越来越少,最终过度放牧导致草被消耗殆尽,所有的牛都被饿死。

  悲剧恰在于个体的理性最终导致了集体的不理性。标题中的Commons译为公地,但更准确的理解应该是一般意义上的公共资源。但凡能用公家的东西来满足私欲的地方都是公地悲剧的高发地,小到小区楼道里堆“垃圾山”,大到山林树木的过度砍伐、公共海域的过度捕捞等。按照古典经济学理论,

  而公地悲剧告诉我们现实的结果可能是理性人在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同时导致整体福利的下降。这矛盾么?这不矛盾,古典经济学派讲的是

  ,讲的是贸易的好处,讲的是分工协作的好处。公地悲剧讲的是需求侧的事,讲的是假设总供给不变,资源是有限的、稀缺的,同时需求却在不断提高,供不应求最终导致悲剧。

  而中国足球,或者简单说中国足协,就是一个典型的公地。它拥有动辄一个政策改变一个足球行业规则的能力,他有着让每个“俱乐部”血本无归的权力,他有着分配“教练”,“比赛”,“赞助”的资源。但是足协并不属于任何一个人,也不属于任何一个机构,甚至没有对他的KPI考核的目标,如果是一个企业,至少还有一个投资回报率,市场化竞争的约束和考核。而足协的天然垄断性,和目标的复杂性,让它注定无法被“约束”。

  所以,不管是谁,不管这个人的品行如何高尚,不管这个人的能力如何强大。只要坐上这个位置。一定会被政府诉求和俱乐部诉求之间的矛盾所裹挟,长期目标和短期目标之间的问题所支配。

  这是百年不遇的历史机遇,会应运而生一批高水平优秀运动员。优秀的竞技成绩需要优秀体育精神来支撑。既有我们传统的优秀的体育精神,又要弘扬一种与时俱进的、我们百年复兴这样的一种体育精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